主页 > U维生活 >《王蓓专栏》囝仔人有耳无嘴?反观荷兰儿童民主教育 >

《王蓓专栏》囝仔人有耳无嘴?反观荷兰儿童民主教育


《王蓓专栏》囝仔人有耳无嘴?反观荷兰儿童民主教育

一年前大儿子小丹跟我提要求:「妈妈,我看完新闻再回房间睡觉好吗?」进而改变了他从出生起就一直保持晚上八点前睡觉的惯例。新闻指的是荷兰国家电视台 NOS 每晚 8 点的时事节目,类似于中国的新闻联播。从我和先生答应他这个要求的那一天起,改变的不仅仅是一个孩子的日常作息,也让他即时地看到了发生在世界各地的时事动态,从自然灾害到恐怖袭击,从竞选到赛事。

荷兰儿童看新闻─一个成长标的

荷兰似乎有一个不成文的习惯,儿童都是晚上八点前就上床睡觉了。在荷兰人看来,有规律的就寝和充足的睡眠,既有利于孩子身心健康注意力集中,也提高了全家生活作息的精简有序。荷兰公共电视台的新闻节目就是从八点开始,各种影视剧集娱乐节目则是从八点半开始。这也表明晚间的收视群体是成年人,孩子应该已经上床就寝了。

所以小丹 9 岁时提出的要求也预示了他成长过程中的一个升级。让一个孩子收看八点档新闻,在一定程度上也意味着更近距离地接触成人的现实世界。NOS 是荷兰国家电视台,它的新闻节目最先报导国际要闻,国内要闻放在最后。由于地缘因素,这几年欧洲频繁发生的恐怖袭击事件更是在新闻中得到全面具体的跟蹤报道。

和儿子一起看八点档新闻的最初,我下意识地保持了一份格外的敏感,时不时观察他对複杂话题和事件的反应,比如难民、叙利亚局势、伊斯兰国等等。我会小心翼翼地问他:这些你都明白吗?他若有深思地对我说:「妈妈,这些我原来都知道一些,《儿童新闻》里也有报导,不过现在我知道更多了。」

《儿童新闻》是荷兰国家电视台专门为荷兰 9-12 岁年龄段的观众制作的每日新闻节目。其话题都是国际时政热点,从同龄人的视角,通过适用于儿童的语境,更加通俗易懂地展示。《儿童新闻》从孩子的视角报导事件,也以孩童为话题焦点。

比如在难民问题上,节目会採访八九岁的难民儿童,让他们向荷兰的同龄人讲述个人经历,节目中没有宣言也没有训教,完全的真实展现,就彷彿邻家孩子间的聊天互动。

《儿童新闻》节目安排在每晚 6 点 45 分播出,那个时段的很多电视节目都是属于小观众的。我曾经刻意留心晚间 6 至 7 点间的荷兰儿童节目,除了针对儿童的每日新闻之外,还有关于自然、生态、科技和文化的专题节目,製作精良,毫不懈怠。

小丹告诉我,他们在学校午餐时间也会看《儿童新闻》重播,同时还会就新闻中的一些热点话题展开自由讨论。我想像着一群 9、10 岁的孩子边嚼着三明治,边面对着讨论着现实世界正在发生的各种悲喜动蕩乃至忧患创伤。难怪小丹在收看八点档新闻时毫无惊诧,因为他早已接触到了真实的现实,这种对世界进阶式的认知过程从容而理性,也自然而然地激发了了孩子的好奇与探索。

校园课堂议政

收看八点档新闻时,小丹有时会显得特别专注。他说班上除了他之外,只有个别几个同学也看「大人」新闻,八点钟以后才睡觉。对此,他特别骄傲,因为对事件更多的了解让他在课堂讨论时有更多的谈资。与此同时,他对时事要闻的关注也带动了他更多更具体的专研。

比如他让爸爸花了两个晚上的时间边看地图边跟他讲述伊斯兰国的形成,又比如荷兰大选投票日前,他要求跟我一起做在线政党测试,想看看自己的观点跟哪个政党的立场更吻合。

从美国大选到荷兰议会选举,小丹和他的同学们所投入的关注度不亚于对世界杯欧洲杯足球赛的热情。作为北约盟友的荷兰从来都很关注美国总统选举,贡献了大量的媒体篇幅和电视报导时段。小丹和他的伙伴们都不喜欢川普。「看新闻的时候,川普一出现,我们就一起 boo 喝倒彩。」 我问他老师怎幺反应,小丹告诉我,「老师问我们为什幺要喝倒彩,说反对也需要理由⋯⋯」

不过,这群小学生更关心的还是自己国家的政治动态。荷兰大选前后,小丹的班级里显然有过几次课堂讨论,他明确地向我表示,如果自己可以投票,会考虑左翼绿色联盟或民主 66 党。我问为什幺,他说他认为环境非常重要,左翼绿色联盟以环境为主,符合他的理念;而民主 66 关注教育和福利,他觉得也非常重要。

他兴致勃勃地跟我描述课堂讨论的情况,「大多数同学也是支持左翼绿色联盟或民主 66,也有居然支持维尔德斯(作者按:维尔德斯是荷兰民粹主义政党自由党党魁),于是我们就开始抗议,大家一起高呼自己拥护的党派的名字,我觉得特别带劲儿!」说到这里,他满脸孩子气地咧嘴大笑,那幺尽兴而肆意。我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你们老师不制止你们呀?」我故意逗他。「才不!老师觉得我们有这幺强烈的观点非常好。」

在自由和理性中成长

荷兰选举迄今已经好几个月了,却迟迟未能成功组阁(编按:时至 2017 年 10 月,荷兰新政府已确认 VVD 邀请基督民主党、66 民主党和基督联盟党共同组成)。小丹所支持的左翼绿色联盟和民主 66 党都在选举中胜出,有望成为执政党之一,因此他对荷兰时政依然保持强烈的关注。

从他去年开始收看八点档新闻起,更是直接面对了一系列残酷甚至血腥的画面。尤其是去年 12 月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在安卡拉出席画展活动时遇刺身亡。新闻报导播放了现场被拍摄下的整个过程。我非常担心画面对当时还不满 10 岁的儿子造成刺激,而小丹却很镇静地对我说,妈妈,这好吓人,不过我不害怕啦,我觉得这个摄影师好勇敢,居然都拍下来了。

有的时候我会很多虑地认为儿子是不是有些早熟,但他始终还在做着这个年纪孩子做的各种事,打游戏恶作剧时不时丢三落四。他在一步一步地认识这个世界,身边的事,地区的事,其他地方的事。于是我越来越放心,越来越确信,儿子正在自由和理性中成长着。

他所成长的这个社会以一种平等和尊重的方式滋养着儿童以及青少年。无论是尽心尽力的《儿童新闻》製作者,还是豁达宽容的学校老师,他们带给这些孩子们的不是过度的拔苗助长,也不是强制的指令教条,而是像同路伙伴一般的搀扶与交流。

儿子和他的同学们一边享受童年的放肆与自由,一边进阶式地接触和了解着真实的世界。


由想想论坛授权转载。原文标题:【荷事生非】荷兰儿童民主教育

SaveSave

SaveSave



上一篇: 下一篇:

改善一中商圈停车不足 中市获前瞻补助兴建台中一中地下停车场

改善一票难求 应增加运能运量

改善七星潭乱源 规划合法设摊或落实取缔

改善不久桌椅被拆 班达马兰草场设施遭破坏

改善两地接驳效率Skype共同创办人也加入投资空中飞车

改善乾眼症这样贬眼就对了

申博太阳城_亦博网站游戏|互联网发展网站|各地特色美食荟萃|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188申博直属现金网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188直属现金